贺兰山下,神秘王朝永恒的秘密坟墓

西夏是11世纪初建立的以党项为主题的封建王朝。 1038年,元昊在兴庆州(今银川)称帝 1227年被成吉思汗摧毁,它在历史上只存在了190年。 西夏是否为自己编了一部特殊的历史还没有定论,元朝也没有为西夏编一部历史。 宋朝也没有,金辽都有“金史”和“辽史” 从影视剧《蓝雪》中了解西夏和李元昊,我一直有探索贺兰山和神秘西夏的感觉。 现在在西夏陵,被东方的金字塔震惊了,我依稀可以看到当年西夏王朝的繁荣。 西夏陵是西夏王朝的皇家陵墓。它位于贺兰的东麓,宁夏银川市以西约30公里。它遵循了中国古代“头靠高山,踏足江海”的风水理念。帝陵背靠贺兰山,面向黄河。在53公里的陵墓区域内,九座皇家陵墓排列有序,250多座埋葬的陵墓散布在各地。 根据后来的考古研究,由于西夏已经是封建社会,当时的墓葬不是活人的祭祀墓。 此外,据考证,西夏的墓葬都是单人葬的,没有夫妻葬。到目前为止,一个谜还没有解开:皇后和妃子葬在哪里?西夏陵的入口写有四个西夏字。一般来说,来这里的人会猜到这意味着什么。有人说“西夏陵”,有人说“欢迎参观” 事实上,这四个字是“伟大的白人高地” 大白果是西夏的名字 它是我国历代自尊的特殊名称,表达国家权力的神圣和至高无上。 “白色高地”(White High Country)是因为西夏羌族首先生活在黄河上游,黄河的源头不是黄色,自古以来就被称为“白河”。为了表达他们对这个地区的怀念和钦佩,他们用这个国家的名字来传播赞美。 “大高柏国”是一个由祖先生活在白河上游的民族建立的国家。这是西夏使用的一个特殊的民族名称 西夏博物馆位于玉陵区的东侧。博物馆挑选了最具代表性的西夏文物,其中许多是珍品和单品。 有雕刻的龙柱、琉璃鸬鹚、西夏碑文、离石碑、佛经、壁画、西夏瓷器、公章等。,这使人们能够欣赏西夏王国过去的辉煌和辉煌,许多历史之谜将唤起我们无尽的遐想。 公元1038年,西夏党员袁浩在兴庆州正式登基。为了得到西北各民族的广泛支持,宣城是北魏皇帝拓跋鲜卑的后裔。他的政权继承了“华夏”的正统观念。此外,周霞是西夏的发祥地,所以他的外国名字叫“夏达”。因为它位于辽金以西,历史上被称为“西夏”,至今仍在使用。 西夏文字是在西夏建国前由元昊大臣叶莉·任荣创作的。它以西夏语为基础,模仿了这个人的写作方法。 它不仅使西夏在民族语言上发展迅速,而且极大地影响了西夏文化教育的繁荣、佛教的传播和印刷业的繁荣。 西夏文字中的佛经 由于西夏缺乏金属,西夏铸造的硬币数量很少,更多的是纪念币的性质。 这三枚西夏硬币非常珍贵 西夏陵的勒克斯被证明是女性,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属于市政厅的宝藏。 西夏陵的地下宫殿模型不在陵塔正下方,而是在前方10米处。这条隧道直接通向坟墓,里面有精美的壁画。 西夏陵的陵墓塔不在整个陵墓的中轴线上,而是位于西面。 因为西夏信奉佛教,所以它把陵墓向西移动,以显示它更接近西方天堂和佛陀。 白色是西夏最昂贵的颜色,白色是皇家瓷器的主色。 常用的瓷器通常是黑色的。 宁夏红佛塔佛像图片 西夏广泛提倡佛教为国教。从皇帝到平民,佛教都必须受到崇拜,这相当于通过法令决定佛教在西夏的地位。 西夏陵的鸟神——五角形花冠和嘉陵品嘉红陶 西夏建筑艺术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从地上保存的宝塔建筑、地下挖掘的遗迹和建筑构件的艺术风格来看,它体现了佛教艺术的明显特征,其艺术风格与中西兼容、汉夏结合。 目前,人们只能从孤立直立的宝塔建筑、西夏墓葬和寺庙遗址以及挖掘出来的建筑构件中欣赏到西夏文物数量的艺术概貌。 西夏历史文化博物馆通过各种场景和人物雕塑,通过2018-131年福利彩票的结果直观地讲述了西夏的历史。 目前,西夏陵正在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由于陵墓内没有现代化的人造建筑,西夏历史文化博物馆将于明年拆除,以后也不会再出现。 三号陵位于西夏陵区东南部。它的主要建筑是月亮城和内城,它们以“凸”的形状连接在一起。内城从南到北是祭祀大厅、墓道和陵墓平台。 陵墓位于陵墓前的地下。陵墓通道和陵墓位于陵墓中轴线的西侧。 三号陵是西夏陵区保存最好的陵墓,也是最具特色的陵墓建筑。它被认为是西夏开国皇帝元昊的陵墓 在三号陵墓前,即陵墓上方,有一个巨大的盗窃坑。从坑的面积来看,当时不是偷窃,而是明目张胆的挖掘。专家推测这个坑可能是在明清时期挖掘出来的。 因为西夏信仰佛教,所以墓塔建在七层。外面的琉璃瓦式建筑随着岁月褪色,只留下被泥土夯实的孤立内部。 上面的木质洞穴清晰可见。宁夏缺雨,加上外面涂有防水材料,可以保证墓塔夯土不会被风雨破坏。 陵墓地区左右对称的塔楼 西夏陵的一号和二号陵墓被认为是元昊的祖父和父亲。 位置相对较近,附近有许多墓葬。因为地基相对较高,所以从视觉角度来看,它们都更宏伟。 在这里工作了11年的导游给了我们详细的解释。 在这里体验骑骆驼的游客 骆驼的主人来自内蒙古。因为路途遥远,他们不打算今年冬天返回内蒙古。 这里的天空看起来像一个圆顶。巍峨的贺兰山下,没有“风吹草动的牛羊”。只有黄土梯田,大大小小,远近皆有,充满了视觉。 距离是如此的清晰,却让人有种不敢靠近的遥远,而距离就像历史一样,真诚宏伟却模糊不清 站在墓地的高处,我可以看到这片天空下古今人类创造的全景空,但当我回头看时,我觉得今天留下的痕迹只会让这片黄土更有价值。

发表评论